0755-83788033企业邮箱中文
建艺学院
蝴蝶是怎么飞起来的?
时间:2015-10-14 编辑:行政管理中心总监 赵纣瑜
——组织的适应性与团队的进化
    企业是社会组织的一种形式,其运行模式往往会呈现出组织所特有的轨迹,成功的企业往往殊途同归,不成功的企业却各有不同。因此,探求组织在困难磨砺中,如何像蝴蝶一样破茧而出,如何长出和强化自己的翅膀,进而飞翔天空,对于调整和改善大家的组织行为,提高团队的战斗力,是有意义的。
    一、因应变化是一种了不起的能力
    大家大概都听过赵括空言无补的故事,其实空言无补之所以幼稚可笑,不在于他不懂兵法,实际上赵括与其父名将赵奢谈论兵法时,常常把赵奢辩驳得哑口无言。问题出在哪里呢?不在会不会“谈兵”,而在于“纸上”二字。“纸上”的敌人是不会动的,即便是动也完全在自己预料之中,这就相当于和一个木头人对打,即便是小孩子也可以轻松获胜。而事实上战场上的敌人不仅会动,而且往往真假混淆、神秘莫测,想要准确了解对方的动作,判断对方的意图,往往是最为困难的事情,即便是沙场宿将,有时候也要靠一些运气的成分,这就不是一个只会和“纸上之敌”对阵的人所能搞定的事情了。所以当赵括面对会动的秦军,而且是天下第一名将、用兵神鬼莫测的白起所率领的秦军时,他便败得一塌糊涂,因为他完全无法判断对方的动作和意图,而对方却把他看得一清二楚,他反倒成了不会动的“纸上之敌”!
    所以,很多时候有些人的胜利看起来非常偶然,甚至完全是“运气好而已”,但这种对偶然因素和运气的把握,往往来自于深厚的经验积累,对形势和时机的精准判断与拿捏,偶然的背后往往是必然。换句话说,即便给赵括一百次机会,他也会一百次败在白起手下,因为每次形势和环境稍微一变,他便无从判断和着手了,不败又能如何。
    再来看一个例子。1937年10月26日,刘伯承指挥军队在地势险要、日军运粮必经之地的七亘村,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按照“用兵不复”的军事常理,一般不会有人会在同一地点重复设伏。但此次情况不同,刘伯承根据得到的情报判断:日军意图是急于打通正太路,从背后威胁太原,因此七亘村仍然会是日军进军的必由之路,因为舍此别无通道;再从日军目前的作战特点来分析,他们屡胜之后骄横得很,通常发一股牛劲,向预定的目标固执地突进,毫不理会一些小的损失。于是他果断决定还在七亘村给日军来个伏击!为了迷惑日军,当27日日军派兵到七亘村来收尸时,刘伯承让主力部队当着日军的面佯装撤退,造成七亘村无兵把守的假象,然后绕了一圈又返回到附近地方埋伏下来。果然28日晨敌人的辎重部队循原路过来,再次钻进伏击圈,又被打得损失惨重。
    根据对方和形势的变化选择自己的应对策略,看客下菜、量体裁衣,这种临机应变的能力,是赵括那种只知死读书、读死书的人根本不具备的。其实在企业竞争中,这种面对不断变换的市场形势果断调整思维定势,以变应变何尝不是一种难得的能力呢?所以,企业要具有竞争力,首先要保持对环境的敏感,能够不断调整以适应环境变化。
    二、与危机共生才能培养出应对危机的本能
    在海明威的小说《老人与海》中,老人把大海当做女性:她有时候会给人莫大的恩惠,有时候又不愿意给,甚至有时候会做出任性或缺德的事情来,那是因为她和世上的女性一样,身不由己地受月亮的影响(指海洋潮汐受月球引力影响,如同很多人认为女性生理周期也受月亮影响一样)。这种对海洋的认识,与大家想起海洋时阳光、沙滩、海浪的印象完全不同,这是老人在与海洋搏斗一辈子的总结,所以才有了那句经典的“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战胜”名言。
在《老人与海》中,大家看到了老人与海洋那种既斗争又依赖的关系,其实这也正应该是大家与所处环境的关系:它充满危机,甚至有时候会将大家打翻在地,但这种危机又磨练出大家无比坚韧的体质和敢于迎战任何困难的意志。它既与大家敌对,也最终成就大家。
    所以,大家不妨换一个角度去看问题。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完美与健全,那就像一想到海洋就只是想到阳光、沙滩、海浪一样,是一种短暂的幻觉,真正的现实是大家要与不完美、不健全同在,并在这种长期共处中变得更强、更好,所谓“以烦恼事养菩提心”就是这个意思。问题永远不可能全部解决,不是说大家不要去解决,而是不要想着一劳永逸地解决,或者视而不见地逃避,而要正视它、解决它,保持住好的状态,然后在新问题出现时,继续解决它,这才是一种不完美世界中相对较好的心理机制,也是真正历经世事后的淡定与从容。
    三、进步的量变必将促使进化的质变
    在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一书中,曾经提到过这样的例子。就是栖息在马得拉岛的500余种甲虫中,有200种甲虫的翅膀是如此的不完全,以致不能飞翔;并且在二十九个土著的属中,不下二十三个属的所有物种都是这样的情况!而同样是栖息在这里的昆虫,那些在花朵中觅取食物的鞘翅类和鳞翅类,它们必须经常地使用翅膀以获取食物,因此这些昆虫的翅膀不但一点也没有缩小,甚至会更加增大。究其原因,就是这里的海风比较大,在地面上觅食的昆虫如果不放弃翅膀,很可能被风吹到海中溺死;而在花朵中觅食的昆虫如果不能够增大翅膀,也会面临同样的命运。同一种环境,两种极端!所以达尔文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譬如船在近海岸处破了,对于船员来说,善于游泳的如果能够游得愈远就愈好,不善于游泳的,还是攀住破船倒比较好些。
    类似的例子在达尔文的著作中不胜枚举,自然选择的激烈与无情在此一览无余!同样地,一家企业从创立到壮大,再到上市、更加壮大,背后可能有一百家、两百家、几百家做同类业务的企业消失,一将功成万骨枯!市场就那么大空间,不可能容许太多大个头的企业存在,因此只有那些能够适应环境变化、在与危机共存中不断进步,将量变累积成质变的企业,才能够挥动强有力的翅膀、在“大风”中遨游!而大多数企业就像留在地面的昆虫一样,在退化掉翅膀后,不得不安于现状。
    然而,自然选择只导致生物当前的适应,进化功能则是潜在的适应或未来的适应能力。换句话说就是,今天的成绩只能证明你昨天很优秀,明天怎么样要看你今天怎么做!上市对于企业来说不亚于二度创业,以后的竞争环境更不同,可能“风更大”,因此需要大家强化危机意识,锻炼出更加强韧的翅膀,实现自我的脱胎换骨,才能够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童话之所以是童话,并非里面的故事多么美好,而是所有的危机到最后都能被化解。大家不是生活在童话中,而是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激烈市场竞争中。是龙是虫,全在大家自己证明!别在最能吃苦的年纪选择安闲!相信自己,大家可以飞翔!

TOP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